从球衣上的地图和口号,到反对种族主义的跪地,再到是否要为性少数群体亮起彩虹灯光,嘘声和掌声在欧洲各国此起彼伏,球员、足球协会乃至政客纷纷表态,与此同时,“不要把政治带入体育”的呼吁也再次出现。

在欧洲社会中历来扮演着重要角色的足球,又一次不可避免地被卷入政治风暴中。

6月29日,英国伦敦,温布利球场。欧洲杯1/8决赛英格兰与德国的比赛即将打响。

随着主裁的一声短哨,场上两队的22名球员和裁判单膝跪地。在主题歌的音乐声中,仍可以听见看台上嘘声和掌声交织。仅仅不到十秒,裁判的短哨再次响起,所有人起身。随着开场哨吹响,比赛正式开始。

6月29日,英国伦敦,温布利球场。欧洲杯1/8决赛英格兰与德国的比赛,正式比赛前,场上两队的22名球员和裁判单膝跪地。 视觉中国 图

去年美国非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而死后,全球多国掀起了“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活动,越来越多的职业运动员开始效仿来自美国橄榄球球员科林·凯珀尼克(Colin Kaepernick)的做法,在赛前单膝跪地,以示对种族主义的抗议。不过与美国流行的抗议方式不同,英格兰球员不是在奏国歌而是在开场哨吹响之前跪地。

然而在欧洲杯开始前,这一抗议举动曾引发不小的争议,一些政客也加入了论战。在6月6日英格兰与罗马尼亚的友谊赛后,保守党籍英国议会议员布伦丹·克拉克-史密斯(Brendan Clarke-Smith)批评跪地的做法已成为“习惯性的表面文章”,“将政治和足球混为一谈将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工党议员约翰·麦克唐奈(John McDonnell)则支持球员跪地,称现场观众对跪地发出的嘘声“令人作呕”。

英国民调机构舆观(YouGov)近期对英国及几个西欧国家球迷进行的民调显示,有54%的英格兰球迷支持球员在赛前跪地,有39%的球迷则表示反对。社会意见的分裂,也反映出了英国社会目前的撕裂。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甚至称,足球成为了英格兰的“新文化战争”。

英国有长期的殖民历史,二战后又接纳了大量非裔和亚裔移民,加之美国的文化影响,在弗洛伊德事件后,英国社会也开始大规模反思本国的种族问题和殖民历史。

在一些人揭露种族不公、移除殖民者雕像的同时,另一些人则感到自己的身份认同和文化传统受到了威胁。英国“脱欧”党前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针对球员跪地的批评就体现了这种恐惧,他称“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是一个“想要打倒西方资本主义”的组织,是在“利用种族分裂民众”。

在这种“文化战争”的气氛中,足球也难免受到波及。加之英国的足球产业以及代表队中有为数不少的少数族裔球员,足球场上也曾一度充满了种族歧视,反种族主义运动在英国足球界显得更为突出。

英格兰等球队赛前跪地的争议虽然引发了媒体高度关注,但仅触发了英国政界的小规模“嘴仗”,乌克兰队的球衣以及慕尼黑的球场灯光,则牵扯到了更多国家之间的政治和外交问题。

在本届欧洲杯开赛前,乌克兰国家队发布了新球衣。俄罗斯对于球衣上印有包含克里米亚的乌克兰国界底纹感到不满,并认为球衣上的两句口号有军事意味且与纳粹相关。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等官员对此予以强烈抨击,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却以发布身穿球衣的自拍表示支持,美国驻乌大使馆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声力挺乌克兰。

当地时间2021年6月9日,乌克兰基辅,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展示乌克兰国家足球队新球衣。人民视觉 图

更大的风波则在开赛后出现。匈牙利国会6月15日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学校教材和针对18岁以下少儿的节目中出现性少数群体(LGBT)相关的内容,此事随即引发欧盟和多个西欧国家的反对。6月23日德国在主场慕尼黑迎战匈牙利赛前,慕尼黑市政府向欧足联(UEFA)申请在比赛时让球场亮起代表性少数群体的彩虹色灯光。这一行为引发匈牙利不满,该国外长西亚尔托抨击道,“把体育活动和政治混在一起很糟糕。”

在开赛前一天(6月22日),欧足联拒绝了慕尼黑市的申请,并表示,欧足联是“政治和宗教中立的组织”,慕尼黑市的亮灯申请实际上是在“针对匈牙利国会的决定传递信息”,是政治性的,因此必须予以拒绝。

然而,欧足联试图避免赛事中出现政治信息,不料却引发了更大的政治后果。德国外长海科·马斯、卫生部长延斯·施潘、慕尼黑所在的巴伐利亚州州长马库斯·索德尔等来自不同政党的政客纷纷发声,反对欧足联的决定;一些德国媒体和企业也将自己的标识改为了彩虹色;比赛当日,有组织在场外分发彩虹旗,德国其他城市的一些球场则点亮彩虹色灯光以示声援;比赛开球前奏匈牙利国歌时,一名穿着德国队球衣的观众拿着彩虹旗闯入球场。

6月23日,德国队球员格纳布里(右)与匈牙利队球员菲奥拉拼抢。在德国慕尼黑当日进行的欧洲杯小组赛F组的比赛中,德国队以2比2战平匈牙利队。

另一方面,尽管欧足联拒绝了慕尼黑市的申请,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仍然临时取消了赴德国观赛的计划。

由欧洲杯引发的一系列事件让人不禁要问:体育,尤其是足球,能否真正置身政治之外?

长期以来,足球在欧洲常常与地域、文化、宗教、阶级和政治紧密相连。科索沃问题、苏格兰的宗教和政治纷争、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分离主义问题、意大利南方和北方的恩怨……都多多少少地体现在绿茵场上。

“政治就是体育,体育就是政治,体育和政治密不可分。”法国里昂商学院欧亚体育产业教授、欧亚体育产业中心主任西蒙·查德威克(Simon Chadwick)对澎湃新闻()说道。

“每个体育决定都是政治决定”,查德威克认为,这其中包括将某项赛事的主办权授予某个国家、判断可以接受哪些赞助商、决定某项运动的规则。在欧足联拒绝慕尼黑市的亮灯请求后,推特上有不少反对者评论道,赛前奏国歌其实也是政治行为。

近年来,随着欧美社会愈加极化和政治化,种种政治和社会争议不可避免地落到了体育场上。查德威克指出,现今的时代可能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体育和足球首次真正面对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一些变化和争议性问题。

德国科隆体育大学让·莫内政治学与体育讲席教授于尔根·米塔格(Jürgen Mittag)对澎湃新闻表示,如今“政治观点不仅在议会中,也在公共空间中表达”;由于足球在欧洲尤其受欢迎,此类讨论就很容易投射到足球运动上。

当地时间6月22日,英格兰队球员斯特林(左)攻入球队首球。在英国伦敦当日进行的欧洲杯D组的比赛中,英格兰队以1比0战胜捷克队。 新华社 图

另一方面,公众和体育界的互动也影响了体育与政治的关系。米塔格指出,由于体育尤其是大型体育赛事高度的公开性,体育和政治很难互相分离;媒体和公众对运动员提出了承担政治责任的要求,因此运动员也加深了对社会政治议题的参与。

事实上,许多体育俱乐部以及管理机构近些年来积极参与社会责任活动,譬如援助欠发达国家、反对歧视、欢迎难民等。欧足联2008年发起“尊重”(Respect)运动,反对针对性别、种族、宗教和残疾的歧视。一些欧洲职业足球比赛中也出现了彩虹色的角旗和队长袖标,以示对性少数群体的支持。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加上社交媒体的兴盛,许多运动员和运动队越来越积极地表达观点,参与社会政治活动。

体育并非没有积极的社会意义。米塔格今年6月接受德媒“德国编辑部网络”(RND)采访时表示,体育既可以帮助融合,也可能加剧冲突,这就体现在本届欧洲杯之中:一方面,比赛成为了人们的“共同体验”,成为“疫情期间逃离日常生活”的手段;另一方面,“足球成为了舞台”,越来越多不一定与体育有关的冲突在此上演。

此外,体育也时常被政客当作工具。今年4月,几家欧洲足球俱乐部宣布在现有赛事之外成立一个精英化的“欧超联赛”,遭到当地球迷的普遍抗议,英国首相约翰逊等领导人迅速表态反对。《纽约时报》等媒体分析称,约翰逊的目的其实是争夺选民,并将自己塑造成为“工人阶级足球的捍卫者”以及“球队富翁老板的敌人”形象。

面对越来越多的政治争议,足球管理机构和赛事主办方国际足联(FIFA)和欧足联愈加左右为难。它们自视为中立的民间组织,希望将政治问题排除出赛事之外,同时又要回应社会里不同的声音。

拒绝慕尼黑市的亮灯申请的同时,欧足联在6月22日的声明中提出,球场可以在其他性少数群体相关活动期间亮起彩虹灯光。欧足联次日又发表声明,一方面表示该机构“尊重彩虹”,另一方面又解释说,该机构拒绝亮灯的做法不是“政治性的”,慕尼黑市针对匈牙利对申请点亮彩虹色灯光的做法才是“政治性的”。

俄罗斯足协对乌克兰球衣的提出申诉后,欧足联也给出了似乎试图保持客观公正的裁决。欧足联认定,乌克兰球衣上的其中一句口号已经在2018年获得批准,但两句口号结合在一起具有历史和军事含义,是明显的政治行为,因此必须移除另一句口号;但欧足联同时认为,球衣上包含克里米亚的乌克兰地图符合联合国承认的国家边界,因此没有问题。“我认为,足球管理机构和体育界没有完全准备好,来对类似的争议性议题进行判断。”查德威克对此评论道。

英国拉夫堡大学体育与社会理论教授艾伦·拜尔纳(Alan Bairner)向澎湃新闻指出,人们说“体育里没有政治的位置”的时候,真正的意思其实是“你的政治在体育里没有位置,而我的政治有位置”。

6月26日,丹麦队在赛后庆祝晋级。当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进行的欧洲杯1/决赛中,丹麦队以4比0战胜威尔士队,晋级八强。 新华社 图

在今年3月举行的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中,挪威队和德国队球员均在赛前穿上了印有呼吁人权口号的T恤,以抗议卡塔尔的人权状况。卡塔尔一直被指侵犯外籍工人权利,但该国对此多次予以否认。路透社评论称,类似的抗议举动若是发生在过去,会遭到调查甚至是罚款,但这次国际足联却称“相信,相信足球作为向善的力量”。

2014年,阿根廷国家队球员在一场友谊赛赛前展示了写有“马尔维纳斯群岛是阿根廷的”(该群岛系阿根廷与英国争议领土,英称福克兰群岛)的横幅;2016年,英国的四支代表队佩戴罂粟花装饰纪念一战停战日;2017年,在卡塔尔断交风波中,卡塔尔球员赛前热身时穿着印有该国埃米尔(国家元首)照片的T恤表达支持;2018年世界杯瑞士和塞尔维亚的比赛中,有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裔背景的瑞士球员作出模仿阿尔巴尼亚国旗上双头鹰的手势……这些行为均招致了国际足联的罚款。

国际足联最新版的《足球竞赛规则》(Laws of the Game)规定,球员的装备(包括衣服)上不能有任何“政治、宗教或个人口号、声明和图像”,也不能露出内衣上这类的文字和图像,但相关条例未明确对球员开赛前所穿的衣服进行规定。

路透社认为,在去年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反种族主义运动在多国蔓延后,国际足联的立场进一步发生了转变。去年德国足球甲级联赛赛场上有球员展示了“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等口号,国际足联主席詹尼·因凡蒂诺(Gianni Infantino)称这类举动“值得掌声而不是惩罚”。欧足联主席亚历山大·切费林(Aleksander Čeferin)则说,“足球是鼓励宽容、包容和正义的运动”,这些价值也是声援弗洛伊德的人所信奉的价值。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球员赛前单膝跪地的举动,也受到了赛事组织方的支持。

这些举动可以视为足球界一直以来反对种族主义和倡导包容的运动的延续,而赛事主办方和足球管理机构并不会将后者视为政治活动。但是,在展示欧足联和国际足联的反歧视口号与单膝跪地、亮起彩虹灯光之间,非政治与政治的界限似乎难以明确定义。

6月26日,意大利队球员庆祝佩西纳的进球。当日,在英国伦敦进行的欧洲杯1/8决赛赛中,意大利队通过加时赛以2比1战胜奥地利队,晋级八强。 新华社 图

查德威克强调,国际体育界在这些政治议题上缺乏“清晰和理解”,需要明确什么东西算作政治符号。

米塔格此前接受采访时曾指出,欧足联虽然在反对种族主义,但也必须注意边界,防止未来各种各样的目标和利益都“挤进球场”。他对澎湃新闻表示,欧足联应当提前预见这类政治情况,并在举办大型赛事前就进行相关讨论。“没有正确的办法,只有妥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huilin926.com/,欧洲杯乌克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